亚博体育登录失败

【感人故事】替父亲赎罪

  • 亚博体育登录失败
  • 2019-09-02
  • 130已阅读
简介 2000年清明节前的一天上午,一辆小轿车开进了清河县石塘乡政府,从车上下来的是清河县统战部副部长程庄和台办主任姜明。 乡长罗成见是县里来的两位领导,忙起身接待。 程庄副部长坐下

【感人故事】替父亲赎罪

  2000年清明节前的一天上午,一辆小轿车开进了清河县石塘乡政府,从车上下来的是清河县统战部副部长程庄和台办主任姜明。 乡长罗成见是县里来的两位领导,忙起身接待。 程庄副部长坐下后,开门见山地说:他们这次专程来,是因为石塘乡宝石村有位台胞要回来过清明节,要求乡政府和村里做好接待工作。

    因为宝石村去台湾的有六人,罗乡长就问这次回来过清明节的是哪一位?程副部长告诉他说:这次回来的台胞名叫杜兴文。

罗乡长一听傻了眼,问:杜兴文是谁?因为宝石村六位赴台人员中没有叫杜兴文的。 程副部长说:杜兴文就是杜展鸿的儿子,今年36岁,在台湾出生的。     罗乡长一听是杜展鸿的儿子,猛吸了一口冷气,怔怔地看着身边的两位领导,自言自语地说:杜展鸿的儿子……他知道杜展鸿当年是宝石村的大地主,解放前夕在宝石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。

如今自己不敢回来,就派他儿子回来,不知玩什么鬼把戏?    当年宝石村是个拥有600余户、3000人口的大村庄。 一条宝石河从村中穿过,把宝石村分成东西两半。

河东村民姓杜,五十来户人家,不足300人;河西有500余户,人口两千多,清一色姓许。

别看河东户少人单,可杜氏官大、钱多。

杜兴文爷爷的父亲杜先涛老爷子,是清朝皇宫的礼部尚书;爷爷杜可禧是民国初期教育部的副部长;他父亲杜展鸿在市里开一家很具规模的金银珠宝首饰商店,还是省联勤总部的上校团长。 他家官运亨通,良田千亩,独霸一方。 而河西许氏村民虽然人多,却都是缺田少地的贫下中农,还有不少是杜家的佃农。     1949年,解放军打过了长江,杜展鸿惊恐万分,携带金银财宝和大小姨太太逃往台湾。

他不甘心把带不走的固定资产留给那些赤贫,便下令一把火烧了学校、自家的房屋以及山林。

风助火势,殃及附近数十间民宅。

因为是深夜失火,村民们还在熟睡中,结果烧死了16人,烧伤43人,其中不少是住在他家的许姓长工。 千顷山林也化为灰烬。

   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,海峡两岸民众恢复了往来。 宝石村六位赴台人员先后回来了五位,有的还回来多次,而杜展鸿一次也没回来过,显然是畏罪心虚。

这次派他儿子回来,不知他又要干什么?现在还要接待他儿子,这不是认贼为友吗?罗乡长就一五一十地向两位领导汇报了杜展鸿的情况,然后问:这样罪大恶极的人,我们还要好好接待他儿子吗?    程副部长严肃地说:他是中国人,中国人回自己的祖国不可以吗?杜展鸿犯的罪,怎么能扣到他儿子头上?别说是杜展鸿儿子回来,就是杜展鸿本人回来,我们也理应好好接待。

党对赴台人员的政策是:不管他过去的罪过再大,只要他能痛改前非,不再与人民为敌,我们都欢迎。

    罗乡长听程副部长这么说,只得无条件服从,可心里怪不是滋味,发牢骚说:难道我们村烧死了16人、烧伤了43人就这样算了?不是说血债要用血来还吗?    住口!你怎么能这么说。

程副部长生气了,说:只要他有悔改的诚意,不再与人民为敌,我们就既往不咎,照样欢迎。 冤冤相报何时了?以和为贵嘛!    姜主任也开导说:蒋介石发动内战,死了多少人?如果蒋介石当时停止内战,弃暗投明,党和人民也会谅解他的。

    一席话如一碗醒酒汤,使罗乡长从迷茫中清醒过来,可他仍有顾虑,说:杜展鸿罪大恶极,很难得到民众的谅解,有些村民不会放过他的。

万一有部分村民行为过激,出了什么事,我可担当不起。

    姜主任听他这么一说,认为事态严重。 个别村民不理解、出现过激行为不是不可能的。

为了预防万一,当天下午就要召开宝石村村组干部会,先做好村组干部及相关人员的工作,强调党对赴台人员的政策,消除抵触情绪,这样才能万无一失。

罗乡长当即带领乡干部来到宝石村,召集了村组及群众代表会议,经过讲政策、说道理、摆事实,与会人员思想基本通了。

    姜主任见达到了预期的目的,就要村组干部分头做好群众工作,特别是对16位死难者的家属。 干部们按会议提出的要求立即分头行动。     清明节这天上午10时许,一辆小轿车开到了石塘乡政府门口。 这时乡政府大坪上已聚集了好多人,多数是宝石村的村民。

车门开了,下车的是县台办秘书长廖中平,还有一位西装革履,鼻梁上架着太阳镜。

廖中平向民众介绍说:乡亲们,这位就是宝石村杜展鸿的儿子杜兴文先生……    杜兴文向民众鞠躬致意:父老乡亲们,我杜兴文为替父亲完成赎罪遗愿回来了……    有罪的是你父亲,你父亲怎么不回来?赎罪能代替吗?突然有人高叫。     杜兴文抹了一把眼泪说:不是我父亲不回来赎罪,父亲到台湾后不久,亲眼目睹了台湾兵荒马乱、民不聊生的惨景,就心生悔意了。

一次父亲外出办事,被歹徒抢走了身上的钱财,还险些丢了性命。 他开始认识到自己在家乡犯下的罪行,就想回老家向乡亲们请罪,可是在那个年代回得了吗?    别听他的谎言!又有人喊了起来,两岸开放都十五六年了,怎么不回来?说的比唱的还好听!    杜兴文顿了顿说:我说的是实话。 两岸开放探亲后的1987年清明节,父亲要回来为无辜烧死的村民扫墓,机票都买好了。

因为父亲的负罪感太重,觉得赎罪的机会终于到了,一激动就中风了,全身瘫痪。 说着就把1987年清明节前的飞机票递给了廖中平秘书长,说:有飞机票为证,请验证。     廖秘书长一看,还真是一张没有登机用过的机票,他举起机票向民众点点头,示意不假,就把飞机票交回了杜兴文。

Top